夜烬

【维勇】时光溯游 勇利的回合3

首先祝大家鸡年大吉新年快乐~入坑两个月的时间感谢有小天使们一路的陪伴,尤其感谢喜欢时光的小天使我都想给你们发红包了2333

有什么关于时光的意见和感想都欢迎留言哦~争取做到新的一年没有冰吸还有粮吃!

ps:因为渣作者今天不太舒服所以这是个短小君,大家就笑着吃一吃看一看吧TAT

前文请走:维克托的回合1勇利的回合1 维克托的回合2 SP 勇利的回合2 维克托的回合3

“勇利,早安~”如果世间有千万种死法,胜生勇利不介意添上一种——清晨被偶像凑在鼻尖的帅脸吓死。

“啊啊啊!维、维克托?!”惊呼过后的勇利飞快地裹着棉被滚到了床的内侧,面对着墙壁开始碎碎念。“这一定不是真的大清早怎么会看到维克托出现在我眼前……”

维克托饶有兴致地趴在床边,看着勇利在自言自语了两分钟后毅然决定再睡一次的可爱反应,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勇利,该起床咯~小猪猪的身材虽然抱起来很舒服,可是对于一个花滑运动员来说这可是天敌哦?我可不是来教一只小猪在冰上跳舞的。”说着,便将勇利搂得紧紧的被子刷拉一下抽开,露出勇利光洁的肚腩。

“啊!!!”美好的清晨,从胜生勇利穿透乌托邦的尖叫声中开始。

“阿娜答,真是好久没看到这么精神充沛的勇利了,对吧?”宽子妈妈端着早餐走了出来,朝着客厅里的利夫爸爸笑道。

“妈妈,要是每天这样,我会忍不住给勇利来一下子的。”这是连续两天被吵醒的胜生·低血压魔王·真利。

不管经过了怎么一番鸡飞狗跳,最后的结果呈现出来,就是勇利穿着运动服出现在了门口——头顶上是一撮自己也没发现的呆毛。而早早收拾好的维克托已经衣衫整齐地站在院子里,马卡钦的鼻头亲昵地贴着他的裤腿。

樱花树下的人影,定格成一幅色彩浓丽的画。

维克托朝他伸出手。“走吧勇利,我们去晨跑~”

勇利的嘴角是自己也没有发现的笑意,却被一旁的宽子和利夫看得分明。

 

勇利看过很多次长谷津的清晨。

作为一只容易发胖的“小猪猪”(为什么连他自己也接受了这个见鬼的爱称),晨跑实在是最日常的减肥项目。日复一日从同一条路上跑过,哪怕闭着眼睛也决不会迷路。他会经过喧嚣的街道,此时小贩们刚刚从酣眠中苏醒,活力饱满地开始吆喝;他会经过海边的长长的大桥,零星的晨练的老人偶尔会朝他打声招呼,若是无人,便只有静谧的潮声和着鸣叫的海鸟做背景;他会经过一个陡峭的斜坡,那可真是个噩梦,在他的体力消耗殆尽时爬坡不啻于一场酷刑,他能感觉到乳酸从他的骨子里渗出来,爬满了两条腿,让它们如灌铅般沉重;他会经过一个樱花环抱的小公园,他可以在这小小地喘口气,哪怕只是抬起头仰望着看了二十年的长谷津城堡。

最后他会回到他温暖的小窝,宽子妈妈会给他准备好丰盛而可口的早餐。

长谷津清晨的海风轻抚着他,清晨的朝阳亲吻着他。可它们长情的陪伴于事无补。

这仍然是一段孤独而漫长的路,就像他的花滑生涯一样。他清楚地知晓他该往何处前行,但自始至终,不过是一个人的旅途。

他挚爱的家人们对花滑知之甚少,他的教练与伙伴触不到他藏起来的敏感内心。他朝着清晰的目标奔跑,形单影只。

 

可是维克托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至少在晨练的路上,他不再是孤单一人。

他有了一个晨练的同伴,更正一下,是两个,不然马卡钦会抗议的。

虽然在勇利看来,维克托还算不上是一个真正的教练,但在激起自己的斗志上他不得不承认维克托是个无师自通的天才——他不紧不慢地调整着自己的步伐,让他和勇利保持着约莫两步的距离,始终让勇利怀着“下一秒我就能超越这个人”的想法不断发力。或许是因为他的激励,勇利本该在爬坡时就该所剩无几的体力竟然完全没有枯竭的迹象,精神满满地爬上了坡。

他们在小花园停了下来,马卡钦似乎跑得太欢,绕着两人兴奋地打着转。

“维克托,你的体能……非常不错。”勇利扶着维克托的手臂,微微地喘着气——而那个俄罗斯人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闲适模样,站得挺拔,让勇利找到了一个完美的支撑点。

“勇利的体能才是不错吧,这个晨跑的路程都快顶上我的两倍了。”维克托的眼睛里闪烁着真诚的光,让勇利清楚地认识到这个人不是在有意谦虚,只是陈述一个事实。

“说实话,我还以为你会加快速度让我只能堪堪看到你的背影,或者干脆骑部自行车——你知道,就像给马卡钦扔个飞碟,它会拼了命地往前跑。我以为你会这样的。”休息了好一会勇利紊乱的气息才逐渐平缓,抵着维克托的双手也得以松开。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这样问,也许是在他的梦中曾经出现过这样的画面:维克托踩着黄色的自行车在他的前面飞驰,他朝着他的背影用尽全身力气奔跑着,可是维克托和马卡钦,他们就像在镜子另一端的世界里,他看得到,却永远无法触及。

维克托的样子像是被他的问题突然问倒了,蓝色的眼睛倏然睁大,书写着惊讶地情绪。不过这样的画面只维持了短短数秒,他很快地反应了过来:“勇利希望我这么训练你吗?”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太清楚,我只是以为你会更喜欢这样,或许这样会更有效率……”勇利后退了一步,慌乱地摆起了双手。他不知道自己想表达的意思是什么,那些零碎的画面就像是插在他心上的小木刺,不让他疼痛,却很难让自己不去在意。

“我不希望勇利追逐我的背影。”

“我的任务是陪着勇利向前跑,直到遇见一个更完美的勇利。”

“胜生勇利不需要成为第二个尼基福洛夫,他只需要绽放出属于自己的光芒,就足够让人疯狂了。”

那个人的声音一下下击打着耳膜,让他的头脑眩晕。

长谷津的海风轻抚着他,长谷津的晨曦亲吻着他。

奔跑在熟悉的道路上,可是他不再是孤身一人。


 @短短的雞毛丶 我更了我居然更了!

 @Lyusei_流深 晚上不要爆肝到太晚保重身体2333

评论(8)
热度(147)

© 夜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