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烬

【维勇】时光溯游 勇利的回合4

我的天听着Amazing grace更的文,感觉整个人都要被净化了~

我希望维克托所做出的的每一个小改变,都能从勇利身上的变化体现出来,虽然现在进度还是磨磨蹭蹭的不过写得超开心,向留小心心评论和小蓝手的小天使们比哈特~

前文请走:维克托的回合1勇利的回合1 维克托的回合2 SP 勇利的回合2 维克托的回合3  勇利的回合3 维克托的回合4

【维勇】时光溯游 勇利的回合4

“躲在大奖赛决赛的厕所里面哭的家伙,就算让维克托教也不会有什么长进的吧。”

金发的少年碧眸中不屑的神色一目了然,化作利剑直直地指向他,抵在他的鼻尖。那种年轻人的蓬勃朝气几乎要将他席卷,让他难以喘息。

这个人见证了自己最狼狈的时刻。

小维的离开,GPF的失利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仍然是一道伤疤,在繁重的训练中他试图遗忘那种锥心的疼痛,让时光去愈合曾经的伤口。但不是现在,这个时间太短了,短到那时的泪水还没有被身体遗忘,哪怕只是提起,这具躯体都还有记忆,不争气地酸了鼻头,红了眼眶。

在那个少年毫不留情地撕开那道伤疤,露出鲜血淋漓的内心时。

 

尤里·普利赛提,俄罗斯又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最有可能超越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的年青一代。更可怕的是,他才十五岁,这意味着天赋,光明和无限的可能性。

这一切他不曾拥有。

他已经二十三岁了,作为花滑选手的生命几乎要进入倒数计时,而他的技术水准虽然也能排到世界的前列——好歹也是曾经登上过GPF赛场的人,可是跟那个金发少年相比,这点光彩恰如萤火之于月光,瞬时黯然失色。

当他踹开冰之城堡的大门时,勇利的心头被名为恐惧的藤蔓紧紧缠绕。他知道他是为维克托而来——带走他。

维克托的承诺还有很多没有完成的:他说他会教会他所有的四周跳,他会将他带回GPF的赛场,他会跟他一起摘下GPF的金牌……

现在一切才刚刚开始。

可是现在的维克托不是选手的身份,而是作为一个教练存在。雕琢一块更美好的材料对于他来说会不会更值得兴奋呢?

他不知道答案。

 

……不,他知道的,维克托清清楚楚地告诉过他。

“你比任何人都要优秀,这样的你吸引到了维克托·尼基福洛夫。”

耳尖上残留的热度甚至让眼眶都逐渐冷却,那些将要夺眶而出的眼泪纷纷倒流回了时光的缝隙里。

或许胜生勇利还做不到相信自己,可是他信任维克托·尼基福洛夫,从很久以前开始。

“我知道,我曾经在赛场跌倒。”这一次,没有躲避地,他迎上尤里的碧眸,那轻蔑依旧让人不适,却无法伤害他。

他又向前走了一步,脚步不大,落地却很坚定,发出清脆的落地声。“我知道,我曾经在GPF的洗手间里失声痛哭。”

“我不会否认我的过去,那些软弱确确实实就是曾经的我,但是现在的我不一样。我有了一定要守护的东西。”

刚才气势凌人的少年陷入了短暂的怔楞,他见过的胜生勇利——不管是赛场上倔强的还是厕所里崩溃的他,他一直觉得自己曾经看到的优美滑行不应该出自这个人。花滑和舞蹈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它们都能通过肢体动作展现出一个人的心灵。可是现在他相信了,这个人骨子里的骄傲并不输给任何人,只是一直被封印在软弱的表象之下。

是因为他说的原因吗?“因为有了一定要守护的东西”?

“我会用事实证明,维克托为我而来的选择,没有错。”

“那……那我就等着看了。快点带我去找维克托!”什么嘛那种淡定的笑容,让他的行为看起来就像是小孩子的无理取闹。

其实说出那番话的时候勇利的心脏跳得很快,就像它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似的,每说一句话,胸腔的共鸣和心跳一样鼓噪,让他听不清自己说了些什么。

他的睡梦中总有些零散的片段,就像梦境,梦里的金发少年说着同样嚣张的话语,让他的拳头攥紧,青筋在手上爆出,看得分明,骨节之间的吱呀声清晰地传进他的心里。“我也不是很清楚情况,不如你自己去问本人吧。”他听到梦中的自己这样说,淡泊得不带情绪。

什么啊?维克托是按自己的意志来的长谷津,来当我的教练。自己不是知道的吗?为什么面对少年的挑衅时不选择堂堂正正地说出来呢?!梦中人那种不安的情绪像是潮水漫上他的心头,却又逐渐地消退。因为一片黑暗之中,那个人的声音就像远方传来的教堂歌声一样,有着让人安定的力量。

“我,维克托·尼基福洛夫在此预言,胜生勇利会达到谁都无法触及的顶点,会绽放出任何人都会心醉神迷的光芒。”

胜生勇利坚持的东西,要守护的东西,不用言语他也清楚地知晓。

I once was lost, but now I'm found

I was blind, but now I see

这个世界上,唯有花滑和维克托不可辜负。

 

出乎意料的两个短节目让他和尤里双双吃了一惊。

“你们可是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没有个性,所以就不要自作主张啦~”

“勇利滑Eros,尤里滑Agape,就这么决定了!”

还真是个随便的人啊,维克托,三言两语之间一切都尘埃落定了。可是更任性的应该是后面的对决吧?!

“我会答应赢的人一个条件哦!”那个俄罗斯人到底有没有一点作为他教练的自觉啊?!明明是他的……他的教练,此刻却轻易许下了这样的承诺,他就没有设想过尤里赢了之后把他带回俄罗斯的可能性吗?

脑海中维克托的声音又开始回响。他抬眸看向那对冰蓝色的眸子,和他说这句话时一样闪亮。

“我会比勇利自己更相信勇利哟,所以勇利一定要自信起来。”是因为相信他吗?所以可以轻而易举地许诺——因为相信他不会输,所以他答应陪他拿到GPF冠军的誓言也绝不会破。

既然如此,现在输了可就不够男人了。来吧,维克托,我要用EROS征服这个世界,然后告诉他们。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的选择没有错。”

“为我放弃整个世界是绝对值得的交易。”

 

“从今往后我还要和维克托一起赢很多的比赛,吃很多的猪排饭。”

“所以……我绝不会输!”

维克托的眼睛里和第一次遇见一样星辉闪烁,在那个笑容的感染下,自己的嘴角是不是也翘起来了呢?

第一次,不是因为比赛而感到紧张,而是dokidoki的兴奋。这是维克托带来的新鲜体验啊。

 @短短的雞毛丶 亲爱的我更的是不是超早~

评论(11)
热度(108)

© 夜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