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烬

【维勇】时光溯游 勇利的回合1(重修整合版)

【维勇】时光溯游勇利的回合1

  “呐,勇利,真的不会后悔吗?就这样结婚的话……”打烊后的酒吧里只有自己和美奈子老师两个人,平日里用尽全力才勉强自制的情感也自然而然地被放纵。

  内心的爱欲如同野兽,稍有不慎便会逃出牢笼,将周围的一切人事通通毁灭。

  这是胜生勇利的觉悟。

  恍惚之间,美奈子的眼前浮现出勇利最初向自己坦白心意时的样子。明明是个腼腆的孩子,说起那个人——维克托·尼基福洛夫时却兴奋而流畅。

  “这么说来,勇利你个傻小孩,什么时候喜欢上维克托那个俄罗斯老流氓的啊?”这是第一次听他说起这些事情的美奈子的反应。镜片下勇利的棕红色眼眸里满是喜欢一个人时才会有的温柔与喜悦,看得美奈子想要跳脚。

  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看着他从蹒跚学步到冰面上起舞,从牙牙学语到表达心意,不知何时就已经学会爱一个人,偏偏……走的是最艰难的道路。出于老师的情分,她知道自己应该劝他放弃。

  但是……勇利的眼睛里满是神采奕奕的光。作为他的老师,怎么舍得让那样的眸光熄灭?

  “以前不知道在哪里看到过一句话,感觉很有道理的样子,姑且借用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吧。”

  “我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维克托的……大概是因为爱上这个人,是件再自然不过的事。”

  美奈子看着勇利全无阴霾的笑容,默默地把所有教训的话咽了下去。

  “可以哟,如果勇利喜欢的话就大胆地去追求吧~像勇利这么可爱的孩子那个维克托怎么可能会不喜欢呢?”将手掌覆在勇利乌黑柔软的发顶,美奈子鼓励道。

  这是她这几年来最后悔的事。

  鼓励执着的勇利去追求一段无望的爱情,然后眼睁睁地看他撞得头破血流,万劫不复。

 

  “不后悔哟,美奈子老师。”听到勇利的回答,美奈子皱着眉头盯着勇利的笑容,堪称完美的释然感浮在面上。勇利拿起酒杯与美奈子轻轻相碰,透过酒杯里漂浮的气泡,那些吧台灯光折射出梦幻的色彩,仿佛能让人看到生命中最美好的那段日子。

  “不会后悔的。”这一次,他的声音几不可闻,这是只说给自己听的密语。

 

  是什么时候喜欢上维克托的呢?勇利也问过自己这个问题。

  是什么时候,那份单纯的崇拜与仰慕变质成了包含着占有欲的爱情呢?

  一定不是最开始的时候。勇利仰起头看着暖黄的吊灯,回忆着自己当时的心境。维克托像是个降临在自己生命中的天神,是意外是惊喜,却不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就像是餐桌上不经意出现的山珍海味,却不比食盐来的更重要。穷惯了的人,不会对珍馐产生留恋。

 

  大概是觉得只要做好了分开的准备,真正离别的瞬间就不会痛彻心扉。

  他想,只要把这当做一次为离别而生的相遇,就好。

  但是那个固执的俄罗斯人却试图打破他心上冻结起的厚重冰层,挖掘出底下的敏感心灵。维克托灼热刺激如伏特加的灵魂让他沉醉,维克托无意为之的温柔让他融化。他手掌的温度从他的如果他愿意来了解这个叫做胜生勇利的人的话,那就来吧,就像检阅自己的所有物一样。

  这一刻,他是跪伏在他脚下的信徒,仰望着他耀眼的光芒。

  我所舞是为谁,我很清楚。用每一个挑逗的眼神,用每一个诱惑的接续步,用每一个华丽的旋转与冰刀画出的唯美图案,只求那个天神专注的眼神长留。

  如果说从前他与维克托之间的关系是这样的话……

  那么当那个天神低下头来,用属于凡人的眼神将他浸泡,用属于凡人的温度将他包裹之时,沦陷也不过只是一瞬间的事。

  维克托所给予的每一个鼓励的眼神,每一个热情的拥抱与每一个轻柔的吻都停留在他的记忆里,似乎要停留上一生一世。因为维克托毫无保留的信任,让他也学着相信,他可以像他的天神一样傲临于冰场之上,直到跟他并肩。维克托说他在自己的身上找到了所谓的“Love&Life”,让他孤寂的生活变得温暖起来。勇利能感受得到,从他的笑容,说话的方式,从他生活的每个角落里。在这个过程中维克托走下神坛,站在了他的面前。

  他的天神问他,“勇利,什么是你的Love&Life?”

  他回给他一个微笑,和不发一言的沉默。

  Life也好Love也好,都是他。

  每一段邂逅都是奇迹,而让邂逅演绎出美丽的故事,则是奇迹的平方。

  那么他在维克托的爱中浴火重生,这该是奇迹的的多少次方才能描述的呢?

  尽管那爱不一定是爱情,但没关系,他来就好。

  总有一天,教会他什么叫做爱情。

 

  明白自己心意之后,勇利大概也是挣脱过自己的羞涩,努力地表达过的。

  鼓起所有勇气送出的那枚戒指没有被拒绝,是勇利只要想起来就会笑出声来的甜美回忆。巴塞罗那的夜风并不能让脸上的温度降下一丝一毫,紧张到几乎要停摆的心跳比站在任何赛场上都要来的剧烈。

  按光虹说,中文中有个词,叫做“情比金坚”,那么这枚朴实淡雅的金戒指是不是也能稍稍代表他的感情呢。没有丝毫花哨的附带,执着而柔软,这就是他的感情。收下这枚戒指的维克托,有没有一点点明白他的心意?

  他以为维克托懂了。那个跟他一样虔诚地吻上了戒指的维克托,怎么会不懂呢?

  他错得彻底。

 

  出乎勇利意料的是,决赛前夜明明有个这么完美的开端,在第二天的短节目里却输给了自己太过浮躁的心态。

  短节目的崩盘后,铺天盖地的惊慌突如其来。他终于意识到,现在的维克托只是他的教练,而教练以外的存在,是他从来没有真正地拥有过的。如果自己没有办法作为一个优秀的选手存在,也就失去了留下维克托的魅力。

  更何况,如果为了维克托着想,放他回归竞技会是一个更加合适的选择——不是没有看到的,当看到那么多强敌的精彩表现时,那人意兴盎然的神色。自己所能给他的“love&live”他已经得到,而此时此刻如果自己的留恋成为了抹杀维克托作为选手的存在……

  维克托的离开,这本是他早就有过觉悟的事情。当他以为他能够好好地把维克托还给世界的时候,却惊恐地发现无论如何也回不到最初的心情了。

  心脏剧烈地抽痛着。

  他爱上了维克托,无可救药的。

 

  当他回忆到这里时,他似乎能与自由滑时的自己产生强烈的共鸣,那种情感。

  最后的这一次,放下了所有杂念的冰上舞蹈,每一个动作都仿佛燃烧着生命。

  他找回那个为维克托而舞的自己。

  那些无法说出口的心情,无论如何也想通过最爱的花滑传达给你。

  ——希望能继续跟维克托在一起,但更珍惜跟维克托一起经历的这些时光。

  ——让所爱之人感到幸福。

  这样的心情,维克托应该收到了吧。

  毕竟自己在赛后难得坦诚地表达出了真实的心意,还获得了回应。

  轻轻吻上无名指上的戒指,勇利几乎确信,两个人所在的未来,将会是幸福的彼岸。

 

  勇利喝下了杯子里的酒,一滴不剩。无人知晓处滑落的一滴泪水将气泡穿透,发出炸裂的细微声响.

  那些虚假的美好和气泡有什么不同的呢?反正到最后,也只能迎接粉身碎骨的命运。

 

  幸福的彼岸什么的,是一个人所到达不了的远方。这一点勇利用两年时间才弄明白。

  为时已晚。

 

  圣彼得堡的日子和以前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和维克托之间的关系没有进一步,也没有退一步。比朋友亲密,却比爱人疏远。

  更别说维克托的亲近似乎没有任何爱情的意味。

  他们有时牵手,有时拥抱,却再没有过如当初一般不顾一切的亲吻——这才是教练与学生之间正常的相处方式,仿佛一条昭然的分水岭将朋友与爱人之间隔开。当初比赛时所有的亲昵仿佛只是一场绮梦,又或者是谁一时的情难自禁,与爱情无关。

  又是谁沉溺其中,陷于回忆?勇利扪心自问。

  是傻子吧?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傻子。

  勇利握着酒杯,冰啤酒在指尖染上凉意,头脑中前所未有的清醒,做了两年的傻子,也该够了。只是如果没有那两年,自己也许还会一直坚持下去。毕竟事实证明,他最引以为豪的体力在追爱方面也一样出众,不然怎么会无论如何也不会感到疲倦呢?

 

   在圣彼得堡的日子如流水一样过去,勇利没有策划过什么浪漫的表白——作为含蓄的东方人,骨子里憧憬着细水长流的他经营感情的方式其实很单一。他只会笨拙地对维克托更好,大概是相信总有一天维克托能够明白自己会是那个愿意陪他一直走下去的人。衣食住行,柴米油盐,他们的同居生活过得平静温馨,勇利想,即使是这样,也应该满足了吧。

  直到某个清晨,他从信箱里拿出一封信。

  “欢迎来到俄罗斯,同性恋的炼狱。”鲜红的字迹带着血液的铁锈味。

  他突然明白过来,不是所有的爱情都能迎来Happy ending,而幸福的来源中爱情不过渺若微尘。他现在做的事情,也许将来的某一天就会将那个高贵的天神拉入尘埃,甚至坠入永劫。   

  更何况在这种环境中长大的维克托,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意识到自己的感情。

  如果说了呢?

  往前踏一步是深渊是天堂,那是只有上帝才明白的事。胜生勇利赌不起。

  他没有告诉维克托。

  在一如既往地关心着维克托的同时,他选择画地为牢,将所有的话语囚禁在心里。

  他并不后悔,甚至有种献祭般的悲壮感。

 

  转眼间,他已经25岁了,作为花滑选手的生命几乎要走到尽头,这也意味着他能陪在维克托身边的时间,过一天便少一天。为了让自己成为值得维克托骄傲的学生,为了让自己与维克托在一起的日子能够留下意义,他每一天每一天重复着高强度的训练,让他的身体几乎每天晚上都在疼痛到麻木时才昏昏睡去。无论是雅可夫还是维克托都劝他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他笑着答应,然后依然故我。

  他们怎么会懂?每一次跳跃,每一次滑行中那些无望的感情都能稍稍得到纾解。

  奋斗了一年的结果是他在第二年的比赛中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好成绩,有维克托的编舞加上自己越来越纯熟的技巧,更深层次来说,浓重到几乎难以掩饰的情绪赋予了节目强大的灵魂。

  美奈子老师打电话祝贺他获得本赛季第一枚金牌时,语气却没有丝毫喜悦。她说:“勇利,看到你的节目,我想流泪。”

  “不要把自己放在那么卑微的位置啊。”

  “美奈子老师,那只是节目的需要啦。”他的回答轻快,而真实的自己却在听筒的彼端泪流满面。

  “毕竟这个赛季的主题,是‘sacrifice’,牺牲啊。”

  “信你才有鬼!”勇利弯了弯嘴角,几乎能想象出恨铁不成钢的美奈子老师此时此刻会是何种表情了。有人在乎,有人牵挂的感觉很好,让人不由得滋生出懦弱与退缩的软弱情绪。可是这条路他已经走了这么长,长到几乎无法想象结束的一瞬间。似乎有强大的惯性,让他无法回头。

  会崩溃吗?会绝望吗?

  可是他仍不后悔。

 

  也许是上天听到了他的祈祷。  

  在大奖赛上,他以微弱的分差压过维克托和尤里拿到金牌,这对他来说是像是不可能发生的神迹。

  节目结束的一刻,他听不到别人的欢呼,看不到撒满冰面的鲜花与礼品,他的眼里只有那个银发蓝眸的俄罗斯男人。即使被自己超越,维克托却仍然笑得优雅从容。这回换他扑上去,给了维克托一个热烈的吻。

  “能让维克托感到惊喜的方式,我可是向维克托教练学习的哟。”

  他的眼前是维克托因呆滞而瞪大的眼,蓝眸中璀璨浩瀚犹如星河。

  这是他见过的最美的眼眸,值得用一生去怀念。

  登上领奖台的瞬间,手中这枚意料之外的金牌为他注入了巨大的勇气。也许,他该试着向前踏一步。

  这没有什么值得他后悔的,爱上一个美好的人,本来就不是一件让人后悔的事。

 

  就当他收拾心情打算破釜沉舟地一试时,出人意料的,获得冠军的喜悦还未散尽,新的阴云却笼罩而来。

  每月一次的体检中,他被告知他的脊椎和脚踝由于过度训练与近些年来陆续的伤病,已经不足以支持比赛的强度了。

  他的花滑生涯,刚到达顶峰便已戛然而止。

  医生喋喋不休的嘱咐入耳已成一片空白,眼前的场景被放慢了动作,褪色得就像老掉牙的滑稽默片。

  今天是愚人节吗?可是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却无比诚实。

  一旁的雅可夫眼神中是什么?悲悯吗?可是胜生勇利不需要。

  他虽然敏感,但从来不是个胆小懦弱的人。

  他很镇定地完成了一切——尽管是像个游魂一样,看着名叫“胜生勇利”的某人完成了一切。他找到维克托对他说,维克托,我们解除教练关系吧。我要退役了。维克托的挽留甚至是怒气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没有过多地提起自己的伤病,只是一笔带过。也许是他多虑,但他不希望自己的因伤退役成为维克托一生的遗憾与伤疤。

  “维克托,我只是累了,在最巅峰的时候退役也算是成全了自己的一段传奇。”

  他比谁都清楚,这是个借口。

  尽管在他看来,用未来的不知道还有多少年的职业生涯去换一枚金牌,也算值得。

 “承诺过维克托的事情,好歹也算是做到了。现在你可以亲吻这枚金牌了,维克托·尼基福洛夫。”

 “要知道,这可不会有下一枚了。”

  勇利想了想自己当时是用什么语气说的这句话,大概和“维克托明天我们吃猪排饭吧”没什么不同。

 

  退役手续办得很顺利,这也意味着,胜生勇利,男,25岁,即将成为一个无业游民。

  雅可夫邀请他留下来作为助教,他动摇了,如果答应,他还能再留在维克托的身边,看他在冰上自由地起舞,还能站在离他最近的地方,沉默地爱着他。

  他总还觉得,自己还能背负着无法言明的感情,一直走下去。当初想要尝试的心情随着那张苍白的诊断书一起,被放进了抽屉的最深处。

  直到那一天。

  勇利正式宣布退役的那天晚上,他们坐在同居住所的阳台上喝酒,谈天说地,试图用欢快的氛围粉饰悲伤的事实。维克托完全没有控制自己酒量的意思,不用勇利插手,自己把自己灌得烂醉如泥。

  “勇利,为什么要退役呢?一直跟我一起站在赛场上不好吗?”

  “我也很想啊……只是我已经做不到了。”只有面对醉了的维克托,勇利才能毫无顾忌地说出自己的真心话,毫无顾忌地用爱恋的眼神注视着眼前的男人,毫无顾忌地抚摸着男人泛着月光色泽的银白发顶。从遇见他开始到现在已经有快两年了吧,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沉迷于爱情的自己一步步泥足深陷,无法自拔,却无法放弃。

  也许是喝下去的酒短暂地让束缚他情感的牢笼松脱了。他知道维克托跟他一样,只要喝醉了,第二天起来就会忘掉醉酒时的事情。

  他想,哪怕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交代,他想要一个答案。    

  “维克托,你爱我吗?”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爱胜生勇利吗?”

  仿佛是听到了他的问话,醉得满脸通红的维克托看向勇利,冰蓝色的眼睛倒映着自己的影子,那里面的自己满脸通红,一副几乎要落泪的姿态。

  “勇利是我最重要的学生和朋友,怎么会不爱勇利呢?”

  学生,朋友,唯独不是爱人。勇利被这回答勾起了唇角的一丝苦笑。

  他用了两年时间,还是没能让这个人懂得何为爱情。

  他以为自己可以坚持很久,无论是遭受到怎样的斥责或磨难也无法让他后退。可是听到那个人的回答时,他才明白自己远没有想象中坚强。

  那些被他强压在心底的疲惫感涨潮般涌了上来,他没有流泪。只是想着:

    就这样离开吧,在天亮之前,在绝望之前。

  “雅可夫,关于那份助教的工作,我拒绝。”

 

  回到日本,继续学业,找一份安稳舒适的工作,日子庸庸碌碌却也过得飞快。

  某一日路过街头的他看到荧幕上的维克托和尤里。顺利迈过成长期的俄罗斯妖精成为了第二个冰上的帝王,而退役后的维克托则接替雅可夫成为了尤里的教练。

  他近乎贪婪地看着电视里的男人,除了SNS和Ins,这是他能看到维克托的少有途径。随着镜头的推移,维克托的手进入了他的视野。

  跟他一样,那枚戒指已经不在手上了。

  果然对于维克托来说,他的意义仅在于一个优秀的学生和贴心的朋友。关系结束的一刻,所谓的护身符也就没有了庇佑的对象。

  他站在人来人往的街上,哭得像个傻子。

 

  利夫和宽子的身体也渐渐不大好了,勇利能找个合适的妻子组建一个美满的家庭似乎成了他们仅存的心愿。

  裕子是个好女人,而且全心全意地爱着他。看到她温柔的双目,勇利觉得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也曾这样专注地凝视过一个人。

  那个人不爱他,正如他对裕子之间只有友情或者亲情,却没有爱情。

  但至少,他可以给她幸福,而维克托做不到。

  

  一杯酒的时间,却回溯了两年的时光。

  “美奈子老师,”他又为自己倒满一杯酒,重复了一遍,“我不后悔。”

  饮尽的瞬间,他想自己也许真的不后悔。

  只是有点遗憾。

  只是累了。

  胸口有什么温暖的东西逐渐冰凉。

 

  婚礼那天维克托问他为什么没有给裕子买一枚金戒指。

  他骗了他。

  他心底有一份独一无二,它的主人只有一个,他叫维克托·尼基福洛夫。

  他没有告诉维克托,那年在巴塞罗那的珠宝店里他还买了一条银项链。

  他没告诉维克托,他不再把那枚戒指戴在手上,而是把他安置在了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他会学着做一个好的丈夫,好的父亲,尽管他已经失去了给一个人爱情的能力。


被大英和高数联手逼疯的人类不是你们能想象的!虽然说拒绝摸鱼但是我决定修文啦2333!

 @短短的雞毛丶 吃我一发深夜玻璃渣!

 @Lyusei_流深 这是重改之后的……跟一版比不知道有没有执行到建议呢~

评论(15)
热度(159)

© 夜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