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烬

【维勇哨向】扯线木偶(中)

渣作者很勤劳地爬上来啦~有车有剧情!请放心食用~

黑化女王勇有~人物属于冰尤,ooc属于我喵哈哈

然后很不要脸地来求个评论各位小天使出来刷一下存在感呗~对文的意见还有点梗都可以的哟~

由于嗯哼开车的原因,此处只有后半段放在正文,开车部分请走微博:

http://m.weibo.cn/6088380379/4059620463270565


欢//爱的余//韵逐渐散去,身体的疲累如潮水般涌上,维克托将勇利揽入怀中,感觉拥有了自己的全世界。

而下一刻他的世界土崩瓦解。

眼前的景象如同被利爪扯碎的幕布,一块块飘零。

黑暗,只有无尽的黑暗。

“你是谁,维克托·尼基福洛夫?”

“我是胜生勇利的哨兵与爱人。”

耳边传来的似乎是少年不屑的嗤笑。“这点你倒是记得清楚。”

“那你还记不记得关于你其他的一切呢?我们的首席哨兵。”

随着眼罩被揭开,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的世界重回光明。这是一间暗室,而他手脚被金属的锁链牢牢束缚。方才说话的金发少年手里拎着一个眼罩,正被他用手指勾着戏耍转圈。

那是一个屏蔽五感用的眼罩,专门用来对付狂躁的哨兵。

他的爱人像破布一样被遗忘在墙角,额角汩汩地淌着鲜血。

金发的少年尤里用钢丝几下打开了绑住维克托的锁链,并朝他行了个军礼。

“我是尤里·普利赛提,你的同事。”

“奉命来解救被囚禁的首席哨兵,维克托·尼基福洛夫。”

维克托没有看他,而是死死盯着墙角的人影。勇利从短暂的昏迷中苏醒,对着他睁开了那双美丽的,红玉般的眸子。明明上一秒还在紧紧相拥,下一秒却形同陌路。

“你欺骗了我?”每一个字都从咬紧的牙关中迸出,话语中酝酿着西伯利亚的暴风雪。

勇利的唇角带着苍白而苦涩的笑意。

如果说维克托是他掌心的扯线木偶,那么此刻,这些无形的线已经一根不剩地碎裂。

“我是骗了你,甚至编织出了一整个世界。唯独一句没有。”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是胜生勇利的哨兵与爱人。”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是胜生勇利的全世界。”


亲爱的 @短短的雞毛丶 我今天把这一个坑填了三分之二了快夸我~

评论(16)
热度(108)

© 夜烬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