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烬

【维勇】时光溯游 勇利的回合1(下)

渣作者来填完后半部分了~请务必轻拍(顶锅盖)

如果小天使们有想法有意见欢迎在评论区留言!

悄悄溜走

前文请走:【维勇】时光溯游 维克托的回合

【维勇】时光溯游 勇利的回合1(上)


勇利喝下了杯子里的酒,一滴不剩。

那些虚假的美好和气泡有设么不同的呢?反正到最后,也只能迎接粉身碎骨的命运。

 

幸福的彼岸什么的,原来都是假的。

圣彼得堡的日子和以前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没有进一步,也没有退一步。比朋友更亲密,却比爱人更疏远。

维克托的亲近似乎没有任何爱情的意味。

他们之间似乎永远隔着一条线,他不懂那是什么,更迈不过去。

日子如流水一样过去,他只会笨拙地对维克托更好,希望总有一天维克托能够明白他会是那个愿意陪他一直走下去的人。他们的同居生活过得平静温馨,勇利想,即使是这样,也应该满足了吧。

直到某个清晨,他从信箱里拿出一封信。

“欢迎来到俄罗斯,同性恋的炼狱。”鲜红的字迹带着血液的铁锈味。

他突然明白过来,不是所有的爱都能换来幸福。他现在做的事情,也许将来的某一天就会将那个高贵的天神拉入尘埃,甚至坠入永劫。

他也猛地意识到,隔绝在他与维克托之间无形的高墙,或许是什么了。

他没有告诉维克托。

在一如既往地关心着维克托的同时,他选择画地为牢,将所有的话语囚禁在心里。

他并不后悔,甚至有种献祭般的悲壮感。

 

转眼间,他已经25岁了,作为花滑选手的生命几乎要走到尽头,这也意味着他能陪在维克托身边的时间,过一天便少一天。为了让自己成为值得维克托骄傲的学生,为了让自己与维克托在一起的日子能够留下意义,他每一天每一天重复着高强度的训练,让他的身体几乎每天晚上都在疼痛到麻木时才昏昏睡去。无论是雅可夫还是维克托都劝他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他笑着答应,然后依然故我。

他们怎么会懂呢?

他在第二年的比赛中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好成绩,维克托的编舞加上自己越来越纯熟的技巧,更深层次来说,浓重到几乎难以掩饰的感情赋予了他的节目灵魂。

美奈子老师打电话祝贺他获得本赛季第一枚金牌时语气却没有喜悦。她说说:“勇利,看到你的节目,我想流泪。”

“不要把自己放在那么卑微的位置啊。”

“美奈子老师,那只是节目的需要啦。”他的回答轻快,而真实的自己却在听筒的彼端泪流满面。

“毕竟这个赛季的主题,是‘sacrifice’,牺牲啊。”

“信你才有鬼!”勇利弯了弯嘴角,几乎能想象出恨铁不成钢的美奈子老师此时此刻会是何种表情了。

可是他仍然不后悔。

 

大奖赛,他以微弱的分差力压维克托和尤里拿到金牌,对他来说是像是不可能发生的神迹。

他听不到别人的欢呼,看不到撒满冰面的鲜花与礼品,他的眼里只有那个银发蓝眸的俄罗斯男人。即使被自己超越,维克托却仍然笑得优雅从容。这回换他扑上去,给了维克托一个热烈的吻。

“能让维克托感到惊喜的方式,我可是向维克托教练学习的哟。”

他的眼前是维克托因呆滞而瞪大的眼,蓝眸中璀璨浩瀚犹如星河。

这是他见过的最美的眼眸,值得用一生去怀念。

没有什么值得他后悔的,爱上一个美好的人,本来就不是一件让人后悔的事。

 

在获得冠军的喜悦还未散尽时,新的阴云却笼罩而来。

他的脊椎和脚踝由于过度训练与近些年来陆续的伤病,已经不足以支持比赛的强度了。

他的花滑生涯,刚到达顶峰便已戛然而止。

一旁的雅可夫眼神中是什么?悲悯吗?

胜生勇利不需要。

他虽然敏感,但从来不是个胆小懦弱的人。

他找到维克托对他说,维克托,我们解除教练关系吧。我要退役了。

维克托的挽留甚至是怒气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没有过多地提起自己的伤病,只是一笔带过。

“维克托,我只是累了,在最巅峰的时候退役也算是成全了自己的一段传奇吧。”

他比谁都清楚,这是个借口。

用未来的不知道还有多少年的职业生涯去换一枚金牌,他觉得,值得了。

承诺过维克托的事情,好歹也算是做到了。

 

退役手续办的很顺利,这也意味着,胜生勇利,男,25岁,即将成为一个无业游民。

雅可夫邀请他留下来作为助教,他动摇了,如果答应,他还能再留在维克托的身边,看他在冰上自由地起舞,还能站在离他最近的地方,沉默地爱着他。

他觉得自己还能背负着无法言明的感情,一直走下去。

直到那一天。

让他改变想法的,大概只是一次很偶然的机会。勇利正式宣布退役的那天晚上,他们坐在同居住所的阳台上喝酒聊天。维克托完全没有控制自己酒量的意思,不用勇利插手,自己把自己灌得烂醉如泥。

“勇利,为什么要退役呢?一直跟我一起站在赛场上不好吗?”

“我也很想啊……只是我已经做不到了呢。”只有面对醉了的维克托,勇利才能毫无顾忌地说出自己的真心话,毫无顾忌地用爱恋的眼神注视着眼前的男人,抚摸着男人泛着月光色泽的银白发顶。从遇见他开始到现在已经有快两年了吧,他眼睁睁地看着那个沉迷于爱情的自己一步步泥足深陷,无法自拔,却无法放弃。

他最引以为豪的体力在追爱方面也一样出众,不然怎么会无论如何也不会感到疲倦呢?

他知道维克托跟他一样,只要喝醉了,第二天起来就会忘掉醉酒时的事情,所以他下定决心问一句,就当是给自己过去的两年一个交代。

“维克托,你爱我吗?”

“维克托·尼基福洛夫,爱胜生勇利吗?”

仿佛是听到了他的问话,醉得满脸通红的维克托看向勇利。

“我爱勇利!也爱尤里!虽然雅可夫很严肃但是我也很爱他!我还爱乌托邦的猪排饭,勇利做的最好吃了!”

勇利被这幼稚的回答勾起了唇角的一丝苦笑。

他用了两年时间,还是没能让这个人懂得何为爱情。

他以为自己可以坚持很久,无论是遭受到怎样的斥责或磨难也无法让他后退。可是听到那个人的回答时,他才明白自己远没有想象中坚强。

那些被他积压在心底的疲惫感涨潮般涌了上来。

就这样离开吧,在天亮之前,在绝望之前。

“雅可夫,关于那份助教的工作,我拒绝。”

回到日本,继续学业,找一份安稳舒适的工作,日子庸庸碌碌却也过得飞快。

某一日路过街头的他看到荧幕上的维克托和尤里。顺利迈过成长期的俄罗斯妖精成为了第二个冰上的帝王,而退役后的维克托则接替雅可夫成为了尤里的教练。

他近乎贪婪地看着电视里的男人,除了SNS和Ins,这是他能看到维克托的少有途径。随着镜头的推移,维克托的手进入了他的视野。

跟他一样,那枚戒指已经不在手上了。

果然对于维克托来说,他的意义仅在于一个优秀的学生和贴心的朋友吧。

他站在人来人往的街上,哭得像个傻子。

 

利夫和宽子的身体也渐渐不大好了,勇利能找个合适的妻子组建一个美满的家庭似乎成了他们仅存的心愿。

裕子是个好女人,而且全心全意地爱着他。看到她温柔的双目,勇利觉得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也曾这样地凝视过一个人。

他不爱他,正如他对裕子之间只有友情或者亲情,却没有爱情。

但至少,他可以给她幸福,而维克托做不到。

 

“美奈子老师,”他又为自己倒满一杯酒,重复了一遍,“我不后悔。”

饮尽的瞬间,他想自己也许真的不后悔。

只是有点遗憾。

只是累了。

 

维克托问他为什么没有给裕子买一枚金戒指。

他骗了他。

那份独一无二的主人只有一个,他叫维克托·尼基福洛夫。

他没有告诉维克托,在巴塞罗那的珠宝店里他还买了一条银项链。

他没告诉维克托,他不再把那枚戒指戴在手上,而是把他安置在了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他会学着做一个好的丈夫,好的父亲,尽管他已经失去了给一个人爱情的能力。

 @短短的雞毛丶 感谢催我码字~

 @Crystalia 请继续给我意见吧~

评论(31)
热度(140)

© 夜烬 | Powered by LOFTER